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凡 > 市场各方梦想各不相同

市场各方梦想各不相同

“国家强大,人民富足”应该是整体层面的中国梦的重要构成部分,这一解读,估计没有大多的异议。然而,到了个体层面,梦想是因人而异的。

 

我们试着从大家关心的股市与楼市加以分析:

一直以来,国内股市熊长牛短,投资者赔多赚少。股市的监管者没少挨骂。

买了股票的投资者,梦想就是天天涨停板;因此,落到实处就是每天唱多,不遗余力,期盼更多的人参与,把股价抬上去。在市场力量明显推动股市向下时,鼓吹、甚至胁迫“有型之手”干预、托市。然而,作为承担着为资产委托人资产保值增值的重任的资产与财富管理人,在国内股票市场总体而言较为昂贵的条件下,选择或建议投资人选择以观望为主的策略,是理性的决定;这个群体所期望的,就是“国家队”退出每日“战备值班”式的干预,让市场实现价格向价值的回归,以夯实今后长期慢牛的基础,以达到为资产委托人取得良好的长期回报创造条件的目的。

 

经营企业的,总希望融资成本低,渠道顺畅,市场兴旺。他们梦盼IPO实现真正的注册制,好让企业的融资上市之路顺畅,省却侯批、排队之苦。而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则视新股发行为洪水猛兽,认为扩容是导致股市低迷的根源,前方百计地游说监管者放缓IPO发批文的节奏……

股市的监管者在博弈双方截然相反的诉求面前,往往选择左右摇摆。有形的干预之手左右为难。

不少人肯定说,让股市涨上去吧。就像去年上半年这样,大家都高兴。然而,可能吗?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面临调整,股市脱离基本面大涨,是非理性的,最后一定以崩盘告终。去年的股灾的教训,还历历在目。有人说,如果去年监管不查配资,股市就一直涨。此言差矣!引用证监会刘主席的话:“山有多高,谷就有多深”。暴跌是由非理性的、脱离基本面的暴涨所注定的,低回报(上市公司业绩不足以支撑股价)资产加杠杆是股灾的根源,清理配资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楼市与股市的表现不同,十多年来,涨多跌少。然而,楼市的调控者也常被各方诟病。

已经买了房的,特别是已有多套房在手的,特别希望房价持续上涨,还没买房,或打算换大房的,总希望房价合理回落,好顺利实现购房愿望。以卖地为财政收入主要来源的地方政府,当然盼着楼价上涨,土地卖好价钱,以盈利最大化为目的的地产开发商,当然也期盼房价不断涨,房子大卖。另一方面,经营实体经济企业的,希望房价和租金平稳,以稳定经营成本,同时,担心房价持续上涨,增大了购房者每月房贷的支出,挤出了消费需求。

为了照顾各方的诉求,调控者在过去十来年一直用有形之手试图调节,却没有一个各方满意的结果。

十年前,经济增长蓬勃,各行各业大干快上,国人收入加速增长,房价大涨是有基本面支撑的。而到了今天,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面临调整,房价也来个大涨,也太不合理了吧。当然,我们可以为房价的上涨找到几十个理由。反驳这些“永远上涨论”只需一条:“树是不会长上天的”。这也是“权威人士”说的。而且,低回报(房价高导致租金回报率低)加杠杆(房贷)会是潜在的下一次危机的根源。

 

不少人可能说,我们就一直托着房价向上,大家都变得更富裕不好吗?

哪有这么简单!

一,可能吗?古今中外,没有一个经济体的房价是只涨不跌的,长得越离谱,跌得越惨烈。“中国是个例外”,“我们这次完全不同”这些说法绝对不是我们的发明,香港人、日本人、美国人都曾这样说过,结果,他们的楼市无一例外曾经以大跌告终。我们的股市投资者去年曾以同样的说法拥抱泡沫,结果,都逃脱不了亏损的宿命。楼市?再大涨下去将难逃股市的厄运。

 

二,有意义吗?把楼市炒起,资金涌向楼市,投资实际产生的回报率(租金收入)非常低,资源都投入低产出的产业。反过来拉低整体的投资效益。楼价以及租金的上涨令产业经营成本上升,经营好企业的梦想更难以实现。

 

目前,有形之手调控下的股市、楼市、汇率均处于偏贵的状态,各类资产的回报率相对较低,而社会的总体融资成本又因各种管制而未能有效降下来,这就形成了难以寻觅投资机会的“资产荒”状态,令国人的资产难以实现合理配置,拥有一定财富的人难以实现保值增值的梦想。

 作为管理层面,能否有办法找到让各方满意的调控办法?

 

有!而且相对简单。那就是落实“三中全会”的决议,真正让市场决定资源的配置。把有形的万能之手放开。让市场供需决定价格。

 

不是说“股市调整已基本到位了吗”,虽然让“国家队”退出短期内不现实,但每天战备值班拉抬总没必要了吧!自己持有2万多亿的市值,成了最大的市场庄家,理性的投资人哪里还敢加入与你做对手?这不是形成挤出效应了吗?有人说,如果不是“国家队“这样每日战备随时托着,股市还会下行。我却认为,如果股市下行就让它下一点吧,有估值的支撑它也跌不到那里去!而且跌到便宜了,一定吸引资金进场而重新涨起来的。否则如此撑着,根本不是长久之计,市场也不会见底。因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正真的底从来就不能靠托出来的,只能是由市场在没有有形之手干预下走出来的。

还有,IPO的注册制及其他市场化所必须的配套机制就积极推进吧!管制下的发行机制,一方面制造人为的稀缺,让每只新股上市涨10-20个停板,形成“世界奇观”;另一方面排长队等待上市融资的企业等得花儿都谢了。有人说,IPO注册制等于放开发行,会出大乱子的。林肯当年解放黑奴这么大的事,一下放了,也没出大乱子啊。放开IPO就能出大事?

 

前期楼市滞涨,库存积压。于是,各种各样的政府补贴、刺激就轮番出台。非把楼市激活不可。刺激的结果是,本来价格就不低的一、二线城市房价暴涨,全国开发商加紧拿地、开发,库存不减反加,而且“地王”频出,又要担心以后崩盘了。其实,遇上楼市价格低迷,让它低迷一段好了!何必出手刺激?开发商已盈利为目的,手里一大堆房子,非降价卖不可。降价买,去库存不就实现了吗?房价回落,让房奴轻松一点不好吗?而且,企业的经营成本也因此而下降,效益提升不是有利于经济结构改善吗?买房人负担轻了,消费就起来了,不就拉动经济增长了吗?资产价值适度下降了,对人民币汇率下行的压力不就变小了吗?

 逐步松开万能的有形之手会使复杂的调控问题变得简单,能更容易让市场的参与各方以市场化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梦想。而要放开这只有形之手需要的只是负责任的态度与承担短期阵痛的勇气,仅此而已。

 

 

 

 



推荐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