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了30年,GDP年平均增速达10%。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背景下,私人财富也得到快速积累。在财富的积累过程中,规模相当的富人群体已初步形成。

 

然而,原有的出口和投资双引擎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目前已难以维持原来的高速了。

 

同时,创富过程中伴生的社会利益分配问题也异常明显:中国基尼系数从30年前改革开放之初的低水平节节上升到令人不得不关注的地步。这是社会利益共享机制发生严重断裂的显著信号。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报告,美国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而中国则是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财富集中度远远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而且,旧的增长模式直接导致能源的消耗巨大而明显低效、环境的污染严重而趋于失控,这成为中国当下严峻的问题。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调整经济结构是势在必行了。

 

我国亟需的经济再平衡,它将改变过度依赖投资的旧经济增长模式,增大向消费的倾斜;而提升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比例的关键,在于提高居民家庭收入水平,改变其占GDP比重处于低水平的现有局面;这需要中国提高工资水平提升其可支配大投入、同时提升实际利率来增加财产性收入。因此, 就不得不降低国内投资增速。GDP增速也必会随投资的增速下降而显著下降。

 

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增长速度的放缓,过去三十年间的“创富好机会”将明显减少。对于已基本完成创富的高资产净值人群,是时候适当地把财富管理策略从进取创富调整到稳健守业了。

 

所谓的“守业”,就是要用适当的方法来确保已积累的财富能有效保值和增值的同时,为财富的转移和传承作好相应的安排。对于在过去财富的高速积累过程中,许多已有了一定的殷实资产的富裕家庭而言,后者显得更为重要。

 

富裕家庭因先辈的财产传承和分配而发生纠纷的案例比比皆是。如果留意新闻报道,稍远期的有香港昵称“小甜甜”的女富豪身后巨额遗产在“华懋慈善基金”与“资深风水师“之间的旷日持久争夺;然后又有台湾已故王永庆首富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家族遗产纠纷;最近更有澳门何赌王在住院养病期间仍被“几房太太之间的财产血拼”闹得鸡犬不宁的“闹剧”;还有香港新鸿基地产集团因创业者实际继承人郭氏兄弟之间争产的反目而闹到“廉政公署”的介入而最终令上市公司市值缩水数十亿的悲剧。上述事实表明, 其实财富管理不能光考虑通过投资来保值和增值,做好财富的规划是更为必要的。否则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在财产传承之外,家庭的离合而派生出的财产“并购重组” 其复杂程度较公司之间的类似交易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前一段时间,国内杜姓钢铁大王被发妻诉“被离婚”一案,颇为引人注目,其中的曲折是非之朴索谜离进一步印证“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古训,同时也有高达500亿元的巨额财产如何分割让人无限遐想。抛开亲情、感情与道德判断,单纯从财富管理的角度分析,估计今后此事是会成为相关理财课程的经典案例的了。

 

这些故事,从侧面印证了,国人目前普遍缺乏婚姻财富的风险防范意识与管理能力,也缺乏对家庭财产传承的规划和安排,这就会为日后巨额财产的纠纷埋下了隐患。尽管我国现在尚未开征遗产税和资本增值税,但不代表永远不会征收。因此这两个方面,颇需我们认真思量。

 

婚姻与家庭的起源,本身就含有功利因素。家庭成员通过彼此的分工、协作与交换,实现财富的增长与延续。“家族财富”也是今天中国资本市场很明显的财富烙印。但有聚有散乃世间常态,因此婚姻、家庭的财富规划尤其重要。否则到来面临争议之时,有可能会被“精彩”的财富战弄得灰头土脸的。

 

那么,我们在这方面可以有何种前瞻的眼光呢?仅以财富的传承举例:

 

设想在一个遗产税率为50%的国度,某人的父亲去世时为他留下了价值300万的房子。大家肯定替他高兴了?请等一等,他得到这笔遗产,必须按50%的税率缴纳遗产税!这位儿子除非轻易地拿出一百五十万的现金来把应付的遗产税交清,否则,老父留下的遗产就怕是无福消受了。就没有解决办法了?非也!如果他的父亲在年富力强时做到未雨绸缪,准备好一份以儿子为受益人的保额为一百五十万的终身寿险保单,这样一来,儿子就在老父“百年”之后刚好把得到的保险赔偿金(寿险赔付金通常是免税的)来付清遗产税项了。当然,大家都知道,要得到同样得保额,年轻时买与年长时再买,保费价格天渊之别。及早规划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又例如,在一个没有遗产税的国度,看似简单了,但资本增值税的“威力”也不容小看:某实业家创业致富,开始以万元起家,现在事业颇有起色,公司市值增至亿元的级别,儿子也参与到公司的管理,貌似平稳接班。然而,老父如不幸西去,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在税务上会被认为等同于全部售出,则公司价值的增值部分可是要负担增值税的!税率假设50%好了,儿子如何处置,难道要把公司卖掉一半吗?显然非常头疼。解决办法也有:老父及早将其拥有的股份设立以儿子等为受益人的信托,信托不会因设立人的离世而终止。增值税的问题可得到化解,但这也是要及早有专业人士协助规划的。

 

不久前,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加入外国国籍的消息,再次引发国内舆论对以企业家为主的富人群体移民现象的高度关注。招商银行与贝恩顾问管理公司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个人资产超1亿元的大陆企业主中27%已移民,还有47%正在考虑移民。这些富人选择移民的原因中,方便子女教育、为未来养老做准备等排在前列。

 

笔者认为,移民,其实是纯粹的个人选择而无可厚非。然而,作为“有产人士”,在作出移民的决定以前,必须做好以税务规划为主的整体财富规划。否则,很可能会碰上意想不到的大麻烦。

 

笔者常接到一些高净值人群的咨询:如何放弃美国国籍?读到这,读者您可能会不解地问,拿美国国籍不好吗,护照走遍世界免签证、国内社会稳定、民主而自由、国家强大…… 然而, 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公民和持有绿卡的永久居民不管住在哪里,都要为他们的全球收入纳税。不少富人在国内经营企业、在全球不同地方也有资产配置。这可好,一切都得向美国政府每年如实申报,并承担纳税义务。2010年初,“差钱”的山姆大叔大力加强税收征管工作,颁布《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目的在于打击海外逃税。

 

山姆大叔打击逃税的力度之大,也一向以来以实行《银行保密法》来严格保护银行客户资料的瑞士金融机构,也不得不妥协并向美方提供一些集团客户数据,并同意在协助全球打击逃税案件方面提供更多帮助。

 

更令您想不到的是,要放弃美国国籍还真没那么简单!许在放弃国籍的过程中,美国的国内税收署(IRA)一定会认真审查他们的全球收入,寻找逃税的证据。对于国内的多数高净值人士而言,这无疑是一场恶梦。而且,即使报税和纳税记录无懈可击,美国也要求放弃美国国籍的人必须取得其他国籍以避免成为无国籍人士。我国目前不承认双重国籍,人们在入美籍时就等同于已自动放弃了中国国籍了。此时该如何是好?不免有有一番周折和焦虑了。还不提走完整个程序的时间(一般需要一至两年)和金钱消耗(法律咨询费一般数万美元、所谓的“脱籍税”根据相关资产总量计算……)。

 

综上所述,对于“有产人士”而言,全面的财富规划显得十分必要。而且财富管理和规划的专业性就决定了,一个全面的、个性化的、有效的财富规划方案的制定必须由税务、法律、投资等领域的专业人士共同参与。这也符合“术业有专攻”的原则。

 

摘录于博主的新书《淡定,才能富足》

 

http://t.cn/zY4Pizc

 

http://book.360buy.com/11180683.html

 

话题:



0

推荐

黄凡

黄凡

253篇文章 1次访问 2小时前更新

前德意志银行财富管理中国区总监。资深投资管理人,中国证券市场第一代的投资经理。

文章